• 说来也巧,211的姐妹们,不久的将来我也要加入卷发的行列拉~~

    想想以前自己DIY剪刘海阿,打薄阿那些惊世骇俗的壮举,现在发现用头绳扎马尾也可以意外制造大卷加小卷的短期效果咧!哈哈

    那天像老鼠一样,东翻西找,扒拉出一盒费列罗巧克力,但很沮丧地发现过期了,但旋即又很诡异地吃了好几颗,但马上又很没种地在百度里键入“吃了过期巧克力会怎样”。

    开始展开艰苦卓绝的防蚊杀蚊大战!想来自己的脾气和忍耐好像修炼了一点,不会一直挠着抓痒,能稍微控制被蚊子的累累硕果搅的心烦意乱,现在就狂喷狂撒狂抹风油精/白花油/红花油/薄荷膏/薰衣草……硬件设备还包括电蚊香、电蚊拍、蚊帐、长衣长裤。。。

    丫就是华美的夏天袍上最大最闹的那只虱子!

  • 为啥饥饿是我人生的引擎。

    当啃完一个订的蜜汁鸡腿汉堡后,我几乎是出离愤怒地飞奔到楼下的便当店,又要了一份猪腿饭。

    对于自己庞大的食欲和贪婪,我往往汗颜地纵容着。

    结果满嘴油光地在电梯里和我的头,打了个照面。 我就很羞耻地含糊咕噜了几句,挪向自己的小地。。。

    一般下午6点前就录好的节目,今晚因为刘长乐的专访要加班。该BOSS真是拉风瓦~~前呼后拥,9点半一录完,摄像机又紧跟其后。召集人老刘在机场送走大陆富豪团,又被台湾媒体蜂拥。在副控看名嘴、听媒体人的观点,体味“多元化”的特色声音。

    明天终于可以休一天,约好了和同仁去国立图书馆。 办个证,找点资料。恩,还是这样阅读实际点。

    漫长的夏天。漫长的假期。

    计划周末去淡水。 敞开胸怀迎向一切扑面而来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