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阴着,傍晚从实习单位下楼寻觅便当。漂了点小雨~~

    晃到邮局,发现信封是竖着看,上面的字长长竖着。恍若一片叶子,很有古典味道。寻思着写。

    晚上爬到铭传,从山上望去。依旧星星点点。熟悉了之后,好像再也找不到第一夜第一眼瞥到她时的巨大惊艳。这可怎么办呢。可是生活应该是让你熟悉到熟练,而不是白痴观光客般的大呼小叫罢。

    赖幸媛的准陆委会主委身份,把其置身于风口浪尖。台湾那么小,媒体却那么多,每天的头条被不同的媒体滚动报道评论一番后,一个明晰的媒介环境就被栩栩如生地营造出来。7月的直航可以兑现么?发现历史是预谋的现状。

    哎呀呀,我好像麻木起来。

    不过,当我看到晚间新闻上,什么大陆富太太来台美容台方的一位妈妈桑骄傲地说这边的行业水准高言下之意大陆不少美容产业把二等某某胶替代波尿酸、第一夫人上班动用三万警力引众议员不满等等好玩的事儿来,觉得这世界真是疯狂转动。

                    

        

  • 兴冲冲的跳操兼跑步计划,才刚刚扯个帆,就被今天的小雨给泼得抛锚了……

    要说意志薄弱,那也非我莫属。

    暗暗地准备睡觉。好多话。放到梦中拉~~~

  • 混乱、暧昧,我已经深深感觉到了!当我开始叙述……

    拜千年不遇的痘痘,以及开年遇到的所有吊诡,我开始变得更加宅~~~

    这学期伊始,我就开始展开无比规律的饮食和睡眠。间插运动拉筋。

    晚上打死也不磨蹭到12点之后了。有啥事情尽量光天化日地解决,不挑灯夜战。跑食堂不要跑得太勤哦!一日三餐,每餐以蔬菜为主。水果没有断过。

    不敢再嚣张不恭。被生活驯乖了……

    吃蜂蜜,陡然发现那款的适应对象是:中老年人。

    我已经兼备青春期的生猛和更年期的恐惧的……尴尬了么//////

    珍惜现状。我不想再给生活驯乖我的契机了。

  • 那简直是一定的事情。

    好像除了艳羡和叹息,竟找不出其他的表情。

    我想,

    我拥有充沛的鉴赏力。

  • 我又开始多话了。

    我一定要在1点之前睡!受不了自己拉~~~

    晚上去参加一位高中同学的婚宴。看着娇羞楚楚的新娘,我实在不敢相信,好像还在昨天的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我们热切讨论着英语模拟试卷的革命情景。

    先撒下我大把大把大把的祝福给你!

    结婚是一种信仰吧。

    于我,也是一种幻想的抵达。

    哎呀呀,我好像触到信仰的幻想边缘燃烧着的炽热。

    灼伤不要紧,就怕冷却。

    反正挺开心的。我真希望自己的情绪波动曲线,可以稍微常人一些。

    夜晚和白天,果真是两种模样。

    paper刚搞差不多。对方又有新的指示,我的天哪,反正最近搜肠刮肚写英文,也差不多习惯了。越看越不忍卒读。不管了。我只要放手去做!!

    明天整理行李,我讨厌这种即将离别的感觉。为了更华丽的出发,我暂且乐观主义者一回。

    我好想念家里地自种的青菜。当他们在炉子里热烈地扭动着那一身翠绿造型时,我竟从零度的冬日里嗅出比基尼的性感!

    表面的懒散更加映衬我内心的焦灼。那无以伦比的焦灼瓦!我要抛弃你!

    再想想,下周这个时候可能在东京,还是有点匪夷所思呢。

    涌起了庞大的感谢。

    可我想给你们更多更多哦! 晚安,我的爱。

  • 在家隔岸观火地看着电视新闻画面上“广州站”三个暗红的灯标下,密密麻麻的人群。

    嚼着饼干,吞着泡面,倚在行李上打盹的镜头在CCTV一则新闻里重复出现三次。

    再高明的应对公共危机的策略也抵不上一张可以真正抵达目的地的票和畅通的路。

    家里这边也是。前晚在亲戚家小聚,饭桌上聊起,一司机在单位大楼下,被突然坠落的门楼砸掉了。多日的积雪冰冻,加上可能并不坚固的构造,想想都可怕。。。

    今天爸爸回家又说起,上午在单位四楼开会,散会后,五楼的一间办公室被撬,屋内三名同事的钱包、手机被盗!天杀的小偷!就是开始明抢了,所谓固若金汤,却不见大街小巷上游荡的一批批黑手。

     而现在的我,也每天端坐在电脑前,敲着所谓文章。天哪,今年春节要在写论文中度过了。不过它们是带我去世界其他地方的通行证。那我就乖乖地加油吧!其实我是渴望这样的生活的,不是么。有目标,有想法,哪怕蜗行,也比在原地打转让我自在。

    出行谨慎,小心扒手。防火防盗防…………雪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