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2

    发条舞娘 - [sweet the sting]

    节奏重复,摆动不止。

  • 给记不起19岁在想什么做什么的凯特老妪打了个电话。

    他在电话线那端不时抽上几口烟。“少抽点,”我习惯性母性散发。“我不会被奴役。”他似乎很有信心,对自己的掌控力颇为自得。然后就开始大量往外倒他的观念。

    “我喜欢说话。”

    “你不觉得,【恩】是一种很奇特的情感么。我觉得富翁慈善绝对是一门精明的投资。”

    “学校这边让我出去花半年搞招生,我编了个谎话,不想揽这个活儿。虽然拉到一个名额有相应的钱,但我希望我的时间性价比更高。”

    “暑假两个月去后海酒吧干活。挣了钱买电脑。在这边跑去网吧不爽,称了3块钱的瓜子,上趟厕所,回来发现网管拿去磕上了。”

    ……零星中倒是自个的大学片段不断像flash一样在脑子里闪烁。

    没有重量的生活;只会索取无能给予的时光。

    原来囚禁一个人的远不是当下环境,而是自身的格局和视野。不然纵满目繁花,内心也落得疮痍。

    肉体少年只有一次。那就好好捏+造灵魂的少年罢。

  • 2009-01-12

    箭在弦上 - [sweet the sting]

    立马去实习。

    电话里的焦灼永葆新鲜地刺激着我勇往直前。

    no regrets....真的就可以这样对过往么。

    ======================

    话说那晚从Hellen Bar出来,看到Lynn发来诗意简讯一条:

    今晚的月亮好大好明亮。

    我赶紧仰头,果然贼溜溜地在空中跟我对视。

    让我想起小马曾经跟我说的太阳是这个世界的出口。

    而昨晚一抬头,第一次看到血色/琥珀色的圆月。

    像一块古老的玉,带着斑驳的故事印迹。

    是托世博的风么?貌似拯救地球概念吹向大街小巷。

    公交站牌的巨幅卡通招贴画比海宝好看多了=,=

    +++++++++++++++++++++++++

    对了,恭喜我大爱的Kate Winslet在第66届金球奖上大放异彩!

    同时把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揽入怀中/纳入囊中。

    这是一种什么境界?!

    主角或配角都那么安之若素,都这么信手拈来。

    凯特·温斯莱特和曾经的莱奥纳多再度携手,从豪华舱过渡到中年危机咯!

    而她,仍是那位模样俊俏扬言不盲目跟风减肥让我尊敬的英国女演员。

    再倒上一杯Johnnie Walker;

    一定要快快好起来。

  • 我就一点不觉得冷。

    也可以一圈一圈一圈一圈地跑下去。

    --------------------

    菌菇房会不会把自己惯坏。

    哈哈,月巨蟹的巢穴感果然如影随形哇!

    可是,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这碗热汤递给谁。

    +++++++++++++

    那天,小银小姐告诉我,

    她看到天色在一年之中那么快黑下来,

    她听到汽车从地下车库爬上来时哐当哐当的轮胎磨擦声,

    她摸到某颗不定时冒出来的豆子炸弹,

    她不知该融入集体或加入小团体或自成一体还是联姻或结盟,

    她就会心跳加速为自个纤细的神经不胜其扰。

    我说:瓦靠!你也太脆弱了吧!

    我开了个药方,去看康熙来了吧。虽然现在大明星出现的概率很低,毕竟岛内资源有限,新鲜血液的补充循环也要周期运转,明星的成长需要积累;虽然棚景的设置会有审美疲劳;虽然你比后期制作还要熟悉音效的运用和噱头。

    但因为有小S和蔡先生,一切还是那么活生生地让人感动和喜爱。

    毕竟话题的层出不穷和围绕话题的有趣就值翻了~~

    我不是叫你宅。我啊,要让你快乐。

  • 今天翻报纸阿翻报纸,媒体之间的亲戚广告一则跃入眼帘:

    最新一期《南方人物周刊》封面俨然是李亚鹏先生嘛!双手合十,表情……我搜遍词库实在搞不定一个妥贴的形容词。配上的标题更是好玩:我不是一个放浪形骸的人。

    oh my god!请不要玷污放浪形骸,好么?!

    哈哈,暗自又小佩服一下编辑。

    我始终庆幸我无法舍弃和一直跟随的阅读快感。他从未消退,并且随着自个的蜕变和阅历上涨变得愈发芬芳。

    原来知音和体己的人儿们都散落在大众媒体里呢~~~

    妈妈在电话里鼓励我。我没告诉她我紫微化科,哈哈,其实我知道都是你和你们给我的。

    转眼一个月了呢!这一个月没来菌菇房做实验,但并不表示我遗忘。(其实就是懒惰拉~~嘿嘿)

    但我想,我似乎从大量的房间里得到了许多渴望的数据和论证。以及惺惺相惜。

    比如豪斯医生。比如爱到S的蓝心湄小S蔡康永的脱口秀。如电话里黄药师一如既往的幽默。比如小马先生剧烈又可喜的变化。

    这些都很汹涌,但我已不惧怕变迁。

    哦,对了。放浪形骸是凯特先生矢志不渝的终极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