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儿呀,你慢点跑!

     

    p.s:看电脑显示器右下方的时间一眨眼斗转星移对我的心脏是个挑衅 =,=

  • 晚上在网络上开两个窗口,一个CCTV-1的《爱的奉献》,一个是中天中视合办的《把爱传出去》赈灾募捐晚会。央视那个有点卡,断断续续地。后者懒得跑到楼梯口的电视机上看,就着在PPS上看,大把大把的明星几乎都来了。这次是在南港的摄影棚,之前动过念头。力宏、Vivian和Jay都来了!他们简单表达了下,就都跑到台上去做电话义工接线员,6、7排的密密麻麻的电话机、爱心志愿者T恤,里面还有数不清的台湾艺人、主持人(看到了陈文茜),当然前排显眼的马英九、周美青夫妇。主持界的张小燕、张菲、吴宗宪、蔡康永、吴小莉等坐镇,不时呼吁民众拿起电话。

    从晚上7点半到11点,已募捐超过2亿新台币,节目结束了,但电话捐款还会持续到12点。萧蔷为身在台湾感到骄傲,杰伦提到灾后重建也非常重要,Jolin接电话时有些许羞涩,力宏昨天生日但也是在TVBS台做电话义工。

    两个台一样,都在屏幕下方跑马灯,一个个陌生但火热的名字后面跟着捐款数目和他们的赤子之心。

    傍晚下山觅食,永不沉寂的士林夜市又多了几位慈济的工作人员抱着箱子募捐,一边双手合十,一边连连鞠躬。

    明天下午2点20,我们此行的大陆同学准备到学校操场,朝西北方向默哀。目光里触不到的,心和爱的视野来容纳。

    看新闻,知道了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举国降半旗。时间会慢慢抚平身体表面的伤疤,但内心力量的聚集呢?

    不扯淡了。成长的路上,有你们,真是幸运和幸福。

       摄于铭传宿舍楼顶。虽然天有不测风云。

  • 2008-05-11

    喜事 - [8g重的八卦]

    现在已是凌晨,所以准确地说,昨天中午在爸爸的创意总监、阳光的技术支持下,我和外婆第一次用QQ语音小聊了几句。 外公生日快乐! 大家庭里众多超级伟大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遥想嘎嘎的婚礼应该完美甜蜜地谢幕了。。。吴太太,再次祝福你!! 那群女人们不知在LIVE上有多么劲爆疯狂贴心,我在手机里只听到此起彼伏的高低笑声~~~ 少奶奶已经发话,夏天回合肥聚会时要把我灌醉=,= 哈哈!

    跑到宿舍楼最高的7层打电话,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屋顶空地上我模糊地又触到过往。那些镶嵌在我脉络里的重叠的昨天的昨天的昨天的昨天。

    要说的很多。却还是表达的滴滴答答……

  • 这个礼拜是健康周。于是,拒绝吸烟、抵制毒品的宣传画板和有奖问答小桌台就搭了起来~~

    还记得刚到铭传时,见识了小广场上招聘会的盛况,其组织效率、问卷调查、浓厚人情味让人印象深刻。接下来,每周都有一个主题活动,环保周、金门美食周、公益周……都是三五学生沿山坡阶梯搭一个小桌子,热情招呼。还有,就是有时老师也会参与,到这边,发现老师跟学生都是称兄道弟,互相开着很扯的玩笑。情绪上来了,拉着你一块去酒吧、夜店或钱柜。大家的语调很轻松,看不到表面的威严和毕恭毕敬。

    恰逢这个礼拜又是MCU的会计系专题周,于是从校门口一路上来的楼梯和走道都挂满了金灿灿的小圆纸块:学生们剪成写有$标志的,用绳子、胶布粘在门柱或天花板壁上。还有不同的社团也会定期举办成果展,今天中午从食堂出来,就听到了动感的remix,循音绕去,原来是数位音乐社团的DJ现场电子混音。

    最特别的,迎接周日的母亲节,今天在小广场看到中华电信和MCU学生处合办的免费打电话活动。于是兴冲冲地跑去,偶遇学务长杨先生,原来在刚到时的欢迎会就已经和人家打过照面了。他就很客气地让我赶紧来打国际长途,还让我告诉其他大陆同学。恩,一位教授可以在这样的校园活动中跟学生一道拉标语、喊话,这在大陆高校几乎是难以想象的场景。我只能说,这里的生活气息已经咕噜咕噜地沸腾在每个角落。

      (恩,电话是我的恩物。)

    下午台湾奥美集团董事长白崇亮来传管所演讲。PPT的中间插播了好多广告。(那个夫复何求的奔驰广告太逗了,可我能体会到!!)休息间歇,拿出胡先生大力赞助的ipod touch玩(特此鸣谢)。有无线网络就是好哇,直接从 itunes、youtube上搜索下载视频,观看玩弄于股掌之中。再次臣服于数位科技。回头说到广告,有两则是关于老年公益基金的,一则的主题是一位老奶奶因为装了合适的假牙,在镜头前绽放灿烂笑容,拿到了满意的证件照片;一则是一个老爷爷在安静的房间里,握着听筒,不停地絮叨爷爷要带你去玩这个公园玩那个地方,然后镜头扫过老人握着电话的干枯的手臂,扫过电话线,扫过相框里的全家福,定格在电话机没有插电话线的、空空的端口。

    两则都深有感触。我的外婆去年拔牙,后来陆续装过两次牙,但都不甚方便,直接影响到胃口,摄入的饭菜也少了好多。。。老人装牙真的那么形同虚设么。再看老年的孤单和困境,简直让人生的最后几截跑道直接打上阴影。没有人在身边,找不到人说话、陪伴。拿起听筒,真的成了speaking into the air。

    这几天的天气凉爽,雨后的校园和山景被洗刷的格外清新。

     我注视着自己桌子插座上奇特的三层——充电器+插头转换器(要从三向转到两向)+变压器(要从220V变成110V),突然忧伤地发现世外桃源的日子屈指可数。我想问你们三位呢:在这段奇异的咬合岁月里,等回到分离的漫长常态中,你们会思念彼此么。

    电池充电器先生跟主人一样,也是个丰腴的家伙,他挺着大肚子,连连摇头投诉住宿环境:下面的两层床板太小了,硌得慌;插头转换器女士维持着轻巧平和的仪表,隐匿着态度;结实的变压器小伙,年轻气盛,已经嚷嚷着热,一摸,果然烫的厉害!

    看来,物品并不有多么大的留恋。人才是被环境操纵的木偶,被拉扯着行事表演。我想想,是好久没写童话了。

  • 不吐不快呢~~~

    下午又溜到2樓的錄影棚看《大學生了沒》,見到桃子陶晶瑩。哈哈,看現場的感覺很奇妙,原來之前以為在電視屏幕上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畫面是這樣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開始對小妹大團隊的高度配合感同身受。在副控里聽導播姐姐喊5、4、3、2、1,會默契到感動。

    小迷戀上這邊的珍珠奶茶。直到吸管里只有漲滿的空氣。

  •   感谢亲爱的导播雅玲姐!!!!  这么说来,我们也算是校友吧。下午赶上《康熙来了》的录影,赶紧溜到二楼,钻进摄影棚,看到了魂牵梦绕的录制现场。哈哈~~

        绚烂的布景、明亮的道具……可是,我脑子里想的还是全盛时期的《康熙来了》曾经简单的背景和那只高高的斑马。那时,叫一个明星大牌云集呵!现在小S和康永一般是一周录一次,一次录五集,刚好一个礼拜的节目全部搞定。现在的嘉宾多是本地通告艺人,话题围绕减肥、跳舞、美发美容、星光班等主题。操作上熟稔,暖场、现场音效、周围工作人员的配合、陈汉典的另类搞怪……但我更怀念以前那种光芒万丈的味道。今天连看了3集,到晚上10点多收工。其中一集看到了长发飘飘的萧潇,中间休息时,还意外瞅到她和助理等一块吃便当,跟其她路过的女嘉宾打了招呼后做了个鬼脸~~~

       

    节目的灵魂——还是最爱这两个人。感动于他们的默契!在节目上的天衣无缝和互相爱护。一生中有这么一个朋友真乃一大幸运呢~~一收工,他们就迅速闪进身后的休息室通道。估计找他们签名合影的愿念要留到下次录影了。。不过今天看到LIVE版已经很high...

    夢幻的四月也以夢幻的速度結束。迎來梅雨季節的五月臺北。

  • 天阴着,傍晚从实习单位下楼寻觅便当。漂了点小雨~~

    晃到邮局,发现信封是竖着看,上面的字长长竖着。恍若一片叶子,很有古典味道。寻思着写。

    晚上爬到铭传,从山上望去。依旧星星点点。熟悉了之后,好像再也找不到第一夜第一眼瞥到她时的巨大惊艳。这可怎么办呢。可是生活应该是让你熟悉到熟练,而不是白痴观光客般的大呼小叫罢。

    赖幸媛的准陆委会主委身份,把其置身于风口浪尖。台湾那么小,媒体却那么多,每天的头条被不同的媒体滚动报道评论一番后,一个明晰的媒介环境就被栩栩如生地营造出来。7月的直航可以兑现么?发现历史是预谋的现状。

    哎呀呀,我好像麻木起来。

    不过,当我看到晚间新闻上,什么大陆富太太来台美容台方的一位妈妈桑骄傲地说这边的行业水准高言下之意大陆不少美容产业把二等某某胶替代波尿酸、第一夫人上班动用三万警力引众议员不满等等好玩的事儿来,觉得这世界真是疯狂转动。

                    

        

  • 为啥饥饿是我人生的引擎。

    当啃完一个订的蜜汁鸡腿汉堡后,我几乎是出离愤怒地飞奔到楼下的便当店,又要了一份猪腿饭。

    对于自己庞大的食欲和贪婪,我往往汗颜地纵容着。

    结果满嘴油光地在电梯里和我的头,打了个照面。 我就很羞耻地含糊咕噜了几句,挪向自己的小地。。。

    一般下午6点前就录好的节目,今晚因为刘长乐的专访要加班。该BOSS真是拉风瓦~~前呼后拥,9点半一录完,摄像机又紧跟其后。召集人老刘在机场送走大陆富豪团,又被台湾媒体蜂拥。在副控看名嘴、听媒体人的观点,体味“多元化”的特色声音。

    明天终于可以休一天,约好了和同仁去国立图书馆。 办个证,找点资料。恩,还是这样阅读实际点。

    漫长的夏天。漫长的假期。

    计划周末去淡水。 敞开胸怀迎向一切扑面而来的风~~~~

  • 趁着花期和周末,今天跑去了阳明山看竹子湖的海芋。 搭上专线公车,一路摇摇晃晃地盘旋,途经了文化大学、华岗艺校,还有台北十步一见、永不打烊的Seven eleven 7-11 ,当地人管这叫“超商”,货种齐全,很是依赖。终点站就是阳明山公园,跳下车,三三两两的游客往山道上进发。多是老来伴、一家几口,银发的老爷爷老奶奶牵着手,驻着攀山伞,羡煞;或是年轻的爸爸妈妈推着婴儿车,后面一般还跟着一只乐颠颠的狗狗。

    满眼都是大团大团的绿。山峦、丛林,枝繁叶茂。走啊走啊,沿路不少摊子在卖冰淇淋和烤地瓜。 

      时钟造型的花卉,石壁上的字是“珍惜光阴。美化人生”,还真是中肯瓦~~

    本还不知天高地厚地想步行到竹子湖,但已经汗淋淋,便乖乖排着队,坐山内观光客车,再次摇摇晃晃地感受着山路的蜿蜒~~~ 来到了竹子湖!其实没有湖水, 就是一大片种植着海芋的园地。哇,真是满眼满眼的绿色和白色。游客们已经纷纷采摘,10只NT$100,大家的兴致都很高。我可以想象,这种高高细细的花儿摆在家里的客厅,阳光打过来,温馨大方。根茎很粗,像丰满版的大葱~ 一般有一米高,模样就像百合,所以在宣传册上海芋的英文名字是calla-lily。

      大家像过节一般,今年阳明山竹子湖海芋活动的口号是:愈夜“芋”美丽。大人、小孩,男生女生都投入这片浩荡的花海中,弯腰挑选,撷取赠送。 放眼望去,远处重山,小桥流水,置身于一波一波海芋,感受着人和人之间的互动、与大自然的互动,浓情蜜意,自在流转。

            

    恩,看到一位老伯伯在熟练地摘海芋。

            

    欣赏了花海,原路搭车下山,阳明山因为我那可怜的体力,也没有细细地品味。 

      就觉得身心在绿色中放飞了一把,畅快阿!

    思维又开始混乱了~~~ 补上一张上周去101大楼的图图///

       觉得好像没有想象中高呢~~

    傍晚回来,起了心思。士林夜市已经走遍大街小巷,熟悉的不行了。想换个点解决晚饭,坐捷运去之前也心念念的西门町。一出站门,传说中年轻人律动的气息倒是扑面而来,整个布局确实跟涩谷相仿。但把主要的峨嵋街、武昌路等走了一遍,小失望了一把。莫非住在士林夜市对面的后果就会觉得西门町很soso~

    拖着最近经百战的双腿,回到熟悉亲切的校园。

     教室楼梯处每层可见的垃圾分类~~不同的颜色分别指示:塑胶瓶、保特瓶、铝箔包、铝罐、废纸类。便于回收循环利用~每每在大街上看到类似的设置时,格外感动。环保意识和举措真是点滴渗透到市民的生活中。

      在昏黄的楼梯拐角处。不知两个月后再看,会不会怀念此刻的灯光。恩,肯定地~~~两周过的也很飞逝,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明天一大早要去中天电视台实习报到。变身赶时间、挤公车的准上班族一员!

  • 2008-04-06

    出发 - [姑且算小宇宙]

    想想,明天这个时候已经在台北了~~真是不可思议。去年4月心念念的宝岛游,转了一个圈,终于让我早日逃离上海这阴晴不定、晚上小冷,让人不爽的初春,提前去感受热气。

    于我而言,汗流浃背,总胜过缩头缩脑吧~~

    这次适逢第一次的清明假期,生命中重要的人们来看我。我只能紧握,所有细节里流淌出的感动。我不想煽情哦。。只愿快快乐乐地感受生命中的际遇。面对现实,解决问题。每次,掂掂那天赐般的幸福,我就又愧疚地埋下脑袋。这应该是气场。

    我常常抗拒现在的自我。自己做事情也不到位。只有自己犯了错误,才会原谅别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德行。

    行李扒拉扒拉,还是塞了满满一个箱子,一个包。晚上在整理时,狠狠心还是从衣服堆里拽出6、7件鸡肋,要知道总要给返程留出一定的空间啊。恩,看着伶俐的小T恤,仿佛嗅到亚热带的雨水。一心向医的黄药师,提醒我那边的气候潮湿闷热,要防虫防暑。不怕,带足了薄荷膏、红花油、白花油、芦荟牙膏。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上次一个礼拜的东京行,贴了大量花里胡哨的PP,占了满多空间。我又不想申啥VIP,这次贴图要么单独建个相册好啦~~~恩,两个月,不会长到腻烦,也不会短的仓促,真是恰好地填饱我好奇旺盛却又难以持久的热度。只怕到时又会依依不舍。

    哈,好好准备,几个点都要跑,实习也加油干!等夏天回来,我要修成一个接纳的自我。

  • 兴冲冲的跳操兼跑步计划,才刚刚扯个帆,就被今天的小雨给泼得抛锚了……

    要说意志薄弱,那也非我莫属。

    暗暗地准备睡觉。好多话。放到梦中拉~~~

  • 混乱、暧昧,我已经深深感觉到了!当我开始叙述……

    拜千年不遇的痘痘,以及开年遇到的所有吊诡,我开始变得更加宅~~~

    这学期伊始,我就开始展开无比规律的饮食和睡眠。间插运动拉筋。

    晚上打死也不磨蹭到12点之后了。有啥事情尽量光天化日地解决,不挑灯夜战。跑食堂不要跑得太勤哦!一日三餐,每餐以蔬菜为主。水果没有断过。

    不敢再嚣张不恭。被生活驯乖了……

    吃蜂蜜,陡然发现那款的适应对象是:中老年人。

    我已经兼备青春期的生猛和更年期的恐惧的……尴尬了么//////

    珍惜现状。我不想再给生活驯乖我的契机了。

  • 2008-03-10

    认了 - [自恋狂的抓狂]

    本以为又要当一把怨妇。

    还好,某人很及时地阻止了这份幽怨。

    那就兴高采烈喽~~

    哎,我的生活太容易被左右。

    哪怕是一条错发的讯息,

    也能让我心惊肉跳。

    要修炼。

    我去睡了。

  • 太多感受,太多照片,回来要发一篇超长文,记念我第一次出国。。

    我喜欢这个Ginza Capital Hotel 的单人间~~~

    我的人生观在这个变化莫测的奇异2008年开始慢慢转变,

    就像今天在箱根坐海盗船时,大风载着我驶向前方。

    明天下午回国,到上海。

    我这一周来每晚都舍不得睡觉!!

    在新宿、涉谷的坡道街头,沐浴在明亮到坦白的阳光里,空气里没有灰尘和尾气,在早稻田的所有美好记忆,都要回来后好好叙述一番。

    新鲜的感觉。仿佛从电影里走了一遭。地铁的门一打开,就直面着平整的路。

    踏上行程。

    小小序曲。娃哈哈~~~~

  • 那简直是一定的事情。

    好像除了艳羡和叹息,竟找不出其他的表情。

    我想,

    我拥有充沛的鉴赏力。

  • 我又开始多话了。

    我一定要在1点之前睡!受不了自己拉~~~

    晚上去参加一位高中同学的婚宴。看着娇羞楚楚的新娘,我实在不敢相信,好像还在昨天的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我们热切讨论着英语模拟试卷的革命情景。

    先撒下我大把大把大把的祝福给你!

    结婚是一种信仰吧。

    于我,也是一种幻想的抵达。

    哎呀呀,我好像触到信仰的幻想边缘燃烧着的炽热。

    灼伤不要紧,就怕冷却。

    反正挺开心的。我真希望自己的情绪波动曲线,可以稍微常人一些。

    夜晚和白天,果真是两种模样。

    paper刚搞差不多。对方又有新的指示,我的天哪,反正最近搜肠刮肚写英文,也差不多习惯了。越看越不忍卒读。不管了。我只要放手去做!!

    明天整理行李,我讨厌这种即将离别的感觉。为了更华丽的出发,我暂且乐观主义者一回。

    我好想念家里地自种的青菜。当他们在炉子里热烈地扭动着那一身翠绿造型时,我竟从零度的冬日里嗅出比基尼的性感!

    表面的懒散更加映衬我内心的焦灼。那无以伦比的焦灼瓦!我要抛弃你!

    再想想,下周这个时候可能在东京,还是有点匪夷所思呢。

    涌起了庞大的感谢。

    可我想给你们更多更多哦! 晚安,我的爱。

  • 这几日晚上已经养成了写论文写到瓶颈,就赶紧跑到实验花园里做做农活的习惯。

    跑SPSS真是琐碎瓦!为了搞出这篇四不像的paper,我差不多患了超级没有出息的打开电脑恐惧症。

    不过,想想返校后要靠着这玩意去东京,还是小激动一把。毕竟第一次出国哇。打着参加交流会议的旗号,在日本通导师的带领下东京一周游~~~~娃哈哈///

    加快速度!!

    我真是拖拉~~

    好了,种下一颗菌菇。再去过我的非农生活。

  • 在家隔岸观火地看着电视新闻画面上“广州站”三个暗红的灯标下,密密麻麻的人群。

    嚼着饼干,吞着泡面,倚在行李上打盹的镜头在CCTV一则新闻里重复出现三次。

    再高明的应对公共危机的策略也抵不上一张可以真正抵达目的地的票和畅通的路。

    家里这边也是。前晚在亲戚家小聚,饭桌上聊起,一司机在单位大楼下,被突然坠落的门楼砸掉了。多日的积雪冰冻,加上可能并不坚固的构造,想想都可怕。。。

    今天爸爸回家又说起,上午在单位四楼开会,散会后,五楼的一间办公室被撬,屋内三名同事的钱包、手机被盗!天杀的小偷!就是开始明抢了,所谓固若金汤,却不见大街小巷上游荡的一批批黑手。

     而现在的我,也每天端坐在电脑前,敲着所谓文章。天哪,今年春节要在写论文中度过了。不过它们是带我去世界其他地方的通行证。那我就乖乖地加油吧!其实我是渴望这样的生活的,不是么。有目标,有想法,哪怕蜗行,也比在原地打转让我自在。

    出行谨慎,小心扒手。防火防盗防…………雪冻。

  • 哎呀呀,我又开始写了么。

    这个酝酿已久中间毫无悬念搁浅又在某个契机下催生出的转身,

    让我更加坚定自己是一枚莽夫。

    这个冬天让我恍惚漂移:去年的1月和2月那叫冬天么?50年一遇的大雪在周围匍匐、蔓延,轧过的三轮车痕迹很快被覆盖,一颗壮硕披着少许薄冰的大白菜可以卖到其下半辈子难以逾越的10元。

    而我这个除了晒黑让我耿耿不爽几乎不为皮肤操心的神经大条女也20年不遇地遭受脸上冒出的丛生的粉刺/酒刺/痘痘?我搞不懂啥是闭合性,反正这些土匪已经在脸颊,额头一侧安营扎寨,连眉心中央也红孩儿般地凸出一点。回家后,我狂补蔬菜,睡觉也要跟上。我爹我娘对我真是皇恩浩荡哇,赐我好多种蔬菜。

    人要有自己的小宇宙。

    几年之后回过头去,才觉察到那么多在成长跑道上自我人为设置的密集障碍。

    我怯生生地问自己:这会不会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