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7

    往19岁道路上奔跑的少年; - [sweet the st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emorysurvivor-logs/36253235.html

    给记不起19岁在想什么做什么的凯特老妪打了个电话。

    他在电话线那端不时抽上几口烟。“少抽点,”我习惯性母性散发。“我不会被奴役。”他似乎很有信心,对自己的掌控力颇为自得。然后就开始大量往外倒他的观念。

    “我喜欢说话。”

    “你不觉得,【恩】是一种很奇特的情感么。我觉得富翁慈善绝对是一门精明的投资。”

    “学校这边让我出去花半年搞招生,我编了个谎话,不想揽这个活儿。虽然拉到一个名额有相应的钱,但我希望我的时间性价比更高。”

    “暑假两个月去后海酒吧干活。挣了钱买电脑。在这边跑去网吧不爽,称了3块钱的瓜子,上趟厕所,回来发现网管拿去磕上了。”

    ……零星中倒是自个的大学片段不断像flash一样在脑子里闪烁。

    没有重量的生活;只会索取无能给予的时光。

    原来囚禁一个人的远不是当下环境,而是自身的格局和视野。不然纵满目繁花,内心也落得疮痍。

    肉体少年只有一次。那就好好捏+造灵魂的少年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