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劲地和时间赛跑。和体能赛跑。和更多的可能性赛跑。和沉睡在体内的其他自我赛跑。

    速度是一场华丽的冒险。

    上个礼拜过去的四天三夜,是环岛游。从台北出发,开往南投,见识9.21后重建了8、9年的土地,灰色的是慈济盖的学校,肉色的是生意惨淡的槟榔西施;拜过文武庙,拥抱日月潭;凌晨3点乘着森林小火车和大家一起去看阿里山日出,穿梭于玉山国家公园赏宝,倾听自然,呼吸森林浴;途经高雄,领略海港风情;一路南下,来到最南部的垦丁,午夜12点阿贵司机带我们到最南角的鹅銮鼻灯塔摸黑穿行珊瑚林、赏满天繁星,听涛声拍岸,次日清晨玩社顶国家公园,钻大小峡谷,亲近南港;东北方向继续前行,驶到花莲,太鲁阁险峻壮美;最后一站,宜兰,暴雨倾盆中,回到湿漉漉的台北。

    在大量的车途中,窗外依次流淌过台湾海峡、巴士海峡、太平洋的海水。层次丰富、美到词穷的蓝绿色,眼睛不觉厌倦,只想身心开阔放大再大些。

    相机的电迅速耗尽,1个G的卡悉数拍爆。大量的图片散落,心思稠密。

    还没缓过神来,论文发表一结束跟大伙奇聚庆功宴,贵宾是中华发展基金会。促成几个梯次交流的主要力量之一,发觉日子很快就要回到轨道。赶场子般去浅水湾、淡水。碰到那么多热心的人,开始明白了很多之前应该早点知晓的道理,慢慢尝试着包容、接纳和原谅。海潮汹涌般的感谢感激感恩捂在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