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多年来上海最早入春,”赶往德勤场子时,差头师傅跟我絮叨着最近几年气候的诡异。

    第一次在正对着黄浦江和东方明珠的落地窗前赶稿子,大脑不时旋转,几个不同的题材在搅和。

    啥时候,我才能身轻如燕呢。当然,我是指写字的速度方面。

    最近从新闻产品中见识了很多卑微的死法。比如元宵节夜晚,为了扑灭那场地球人都知道的一把火而因公殉职的即将迎来30岁生日的消防员,刚要而立呢,要这么干躺着了。

    比如一个孔武有力、威猛无比的烟花洞穿红色长安铃木轿车,进而袭入一中年男子腹部,直接幻化成烟花了。

    本来多么静谧忧伤的烟花啊,我还记得正月十五那晚,隔窗看着五颜六色的小火星在夜空与世无争滴绽放呢。

    身兼数职的感觉很正点。~

    竭力在磨合一种效果的到来。

    我的小脑袋瓜子又在难以遏制滴冒泡泡了……